资讯动态

较真丨超越德尔塔的“毒王”诞生了?一文详解新毒株拉姆达

2021-08-24 16:58:59 webadmin 37

较真要点:

拉姆达的传播能力比原始毒株更强,但其实际影响远不如德尔塔,免疫逃逸在众多突变株中也谈不上突出。根据现有研究,拉姆达也没有使疫苗失效。

查证者:Y博丨遗传学博士,科普作者,新药研发从业者

图片关键词

随着新冠德尔塔(Delta)突变株迅速席卷全球,成为多个国家新增感染病例中的主导病毒株,公众对新冠突变的关注度也提高到了空前的地步,新闻上里的每一个突变株名字都牵动着很多人的神经。最近,一个名为拉姆达(Lambda)的突变株也被报道,引发了不小关注。有人认为它可能会成为又一个德尔塔,还有的网文直接称它是“超越德尔塔的新毒王”。那么这种说法有道理吗?关于拉姆达突变株,我们了解有多少?它有多大威胁?对疫苗有效性有影响吗?

一、拉姆达突变株的起源与特征

新冠的多个突变株在公众眼中或许有些“突然”冒出来的感觉,仿佛一夜之间某个突变株就“火”了,占满了新闻头条。但实际上,这些“暴发户”突变株往往并非新兵,而是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。

拉姆达突变株最早于2020年12月在秘鲁被发现,编号为C.37。但当时正值最初发现于英国的阿尔法(Alpha)突变株席卷全球的时期,除了南美部分地区,拉姆达并未引起关注。在南美,2021年初巴西疫情大爆发时,引发关注的其实是P.1突变株,即伽马(Gamma)株。

拉姆达自发现后的半年多来基本处于小透明状态,后来世界卫生组织为重要突变株分配希腊字母命名时,C.37在6月14日被认定为“值得关注的突变”(variant of interest, VOI),并获得了拉姆达的定名。要知道世界卫生组织目前只认定了四个“令人担忧的突变”(variant of concern,VOC)与四个“值得关注的突变”(VOI)。拉姆达算是在新冠的众多突变株中脱颖而出。

图片关键词

图片关键词


那为什么这个之前关注度不算高的突变株会让世界卫生组织忌惮呢?我们可以看一下拉姆达病毒株的特征。

首先,拉姆达的氨基酸缺失位置在阿尔法,贝塔与伽马三个“令人担忧的突变”(variant of concern,VOC)中都有出现,与多个VOC有共同的特征突变,这个自然会让人侧目。

除此之外,拉姆达在刺突蛋白上还有多个突变,在刺突蛋白上的突变可能会导致病毒有更强的传播能力,也有造成免疫逃逸,降低疫苗保护作用的风险。因此,当一个突变株在刺突蛋白上变化繁多时,我们也会格外警惕这个突变株的威胁。

由于有这些让人担忧的特征,也不难理解拉姆达为何开始引起大家的关注。

二、拉姆达的传播能力强,但实际影响远不如德尔塔

世界卫生组织对于“值得关注的突变”的定义标准里有两条,一条是在遗传突变水平上可能会导致病毒传播力增强、免疫逃逸,即如上文提到的拉姆达病毒株上具备多个突变,可能会在病毒传播力、疫苗有效性上有影响。注意这可以只是在理论上的推测,不一定要有实验证据。

另一条标准则是,突变株在公共卫生水平上展现出了潜在威胁,比如在某个地方有明显的社区传播或有多个集中爆发点、在多个国家有上升趋势等。

所以在分析了拉姆达的特征突变后,我们需要关注这个突变株在现实世界中的分布、扩散情况。

自从最早在秘鲁被发现后,拉姆达也在当地“占山为王”,到2021年4月时,秘鲁当地的新增病例中,拉姆达已经超过了80%,成了绝对主流。拉姆达除了在秘鲁占据了主导地位,也开始往其它国家扩散。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在6月15日的报告,记录有拉姆达病毒株病例的国家已经增加到了29个,其中南美阿根廷、智利、厄瓜多尔等国受影响最大。从拉姆达在南美的扩散,特别是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成为秘鲁的主要病毒株,一些科学家认为这一突变株在传播速度上应该要比原始病毒株快,即拉姆达是个传播能力更强的病毒株。

在评估一个传播能力强的突变株的潜在影响时,我们还要考虑到目前各个主要突变株间的竞争与此消彼长。

依据跟踪研究,拉姆达对其它突变株,特别是德尔塔,并未表现出更强的竞争力。比如拉姆达与德尔塔曾经都在葡萄牙“安营扎寨”,但却并没有占到上风;在进入北美后,拉姆达在美国的比例长期徘徊在1%以下,而对应的德尔塔却是飞速增加,现在已经稳定在90%以上。也就是说,拉姆达相对如今主流的德尔塔来说,并未展示出竞争优势。这样的结果就是对全球疫情而言,拉姆达的实际影响远不如德尔塔。

三、拉姆达的免疫逃逸并不严重,疫苗无效之说不可信

关于拉姆达的另一个讨论热点是它是否存在免疫逃逸现象,特别是有没有导致疫苗有效性下降。在这方面,经常有自媒体号称拉姆达是比德尔塔更可怕的突变株,是“毒王”,疫苗无效了等等。这些话实际上毫无根据,甚至是完全错误的。

研究新冠病毒的免疫逃逸主要有两种方法,一是在实验室里,看疫苗接种者血清中和突变株病毒的能力是否有下降,二是在现实世界中追踪疫苗有效性,看对于某个突变株,疫苗的保护作用是否真的出现了下降。

从血清中和实验来看,最近一些研究确实显示拉姆达有一定的免疫逃逸,但在众多突变株中谈不上突出。来自智利的一项研究显示,相对原始病毒株,接种科兴疫苗的志愿者血清,中和拉姆达突变株的能力下降了3.05倍,这个看着似乎降幅很大。但要注意的是同一个实验中,疫苗接种者血清中和阿尔法突变株的能力下降了2.03倍,而阿尔法突变株自出现后经过长期研究,已经确定对疫苗的实际有效性是没有影响的。所以这3.05倍并不意味着是多严重的免疫逃逸。

另外,最近纽约的一个研究组也做了接种mRNA疫苗后80-90天的志愿者血清对几个主要突变株的中和实验。在该实验中,辉瑞与莫德纳两个疫苗分别与德尔塔、拉姆达做试验,中和能力非常类似。所谓的拉姆达免疫逃逸超过德尔塔,疫苗无效之说不攻自破。

出了血清中和实验外,在南美一些国家的疫苗有效性跟踪研究中,我们也没有看到拉姆达对疫苗有效性产生了巨大影响。智利不久前公布的科兴疫苗真实世界有效性分析,发现疫苗有效性达到了65.9%。而在这项分析的时间段内,拉姆达突变株在当地的新冠病毒基因型鉴定中占比达到27%,仅次于28.6%的伽马株。若是拉姆达突变株真的能让疫苗失效,科兴疫苗又如何展现出了并不劣于临床试验的有效性?同一研究中,辉瑞疫苗的有效性在90%以上,也可以佐证拉姆达并没有对疫苗有效性产生多大威胁。

四、警惕突变,但也要警惕“突变营销”

除了德尔塔、拉姆达,一些明显处于下坡的突变株有时也会被莫名包装成“更可怕”的突变。比如最近有些文章说约塔突变株如何恐怖,但这个最早在纽约发现的突变株,除了在2021年春季在美国维持了短暂的上升势头,之后根本没有竞争过阿尔法,现在更是被德尔塔取代,不值得过度担心。一个在疫情中越来越罕见的突变株,被说是更危险的突变株,莫非新冠病毒也遇上了“蜀中无大将,廖化做先锋”的境遇?

我们是需要警惕不断出现的突变株,但也不必理会一些人拿各种突变株做恐吓营销。而从疫情防控的角度看,对于突变株,最好的应对措施就是通过推广疫苗以及戴口罩、保持社交距离等措施,减少感染病例的增加,当病毒复制的机会少了,突变也就跟着减少了。